小三调查

上海民间调查-民间文学遗产保护

文字:[大][中][小] 2021-08-07    浏览次数:    

地图集

大部分民间文学起源于农业文明时期。在宗法家庭制度背景下产生的中国民间文学,如两兄弟的故事和天鹅处女的故事,与今天的生活相去甚远。随着传承环境的变化,传承人的不断减少,传承难上加难。 因此,21世纪初制定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时,民间文学被列为第一类。也就是说,许多民间文学作品已经或将要成为遗产,需要保护。由于民间文学作品是人们自发自娱的精神生活的结晶,基本不产生直接的经济利益。因此,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民间文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最为困难。多年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实践也证明了这一点。民间文学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可以设置三个层次:一是文本化和信息化,二是主动化,三是主动利用。

所谓文本化和电子化,就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中提到的“文件化”和“保存”。在中国,随着社会的快速转型和新型城镇化的快速推进,民间文学作品的“死亡”已经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2002年,我们去宁波鄞州区高桥镇梁山博庙调查“梁山伯与竹影台”时,很多人都说不清《梁祝传》,故事情节大多来自越剧和电影;去年夏天,我带我的学生到上海青浦区参加“淀山湖民俗”调查。这样的传说在青浦淀山湖周围广为流传。昔日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上海民间调查,但今天,在调查发现,能更完整地讲述一个或几个淀山湖传说的人已经很少了,能讲故事的人已经很少了都是60多岁。因此,抢救收藏仍是民间文学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重中之重。民间文学非物质文化遗产作品的收集和整理虽然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但仍存在一些不足:一是主要集中在一些著名作品上,而忽视了普通作品。因此,收集整理不够全面,还有很多遗漏。 二是只注重口述作品的文本化,而忽略其他方面。例如,由于条件的原因,很少进行录音和视频录制,也很少介绍叙述者和歌手的情况。因此,我们应该密切关注当前的情况。弥补作品立体记录的不足。只有将某一民间文学作品的说唱全场景立体记录下来,并使其文字化、电子化,才能长久地保存下来。民间文学的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作品,可能要做好“死”的准备。因此,扫盲和数字化是我们在保护过程中的首要任务。

所谓民生,就是让民间文学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作品回归生机,生动地传承下去。这是最理想的保护方式。要做到这一点,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重塑“遗留场域”。民间文学作品的载体是口头语言,是在一定场合说唱的。经过几千年的传承,各地基本形成固定的“传承场”,如庙会广场、歌场(如花市)、婚丧嫁娶、劳作场、浩瀚水域、闲暇时的桥头堡。 、旱田、胡同等,这些“传承田”不仅是民间文学作品被说唱和演唱的地方,也是说书人、歌手锻炼叙事技巧的地方。新的传承人在听唱的过程中逐渐被培养出来。然而,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这些传统的“继承田地”逐渐缩小甚至消失。任何生动活泼的民间文学的传承都离不开“传承场”,对传承人的培育也离不开“传承场”。民间文学非物质文化遗产作品要生动地传承下去,重塑“传承场”是关键,否则就没有生动的传承。从现实来看,传统“传承领域”的萎缩是不可逆转的事实。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民间文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鲜活传承,只能重塑新的“传承场域”。

传统的“传承场”是人们在生活实践中自发形成的。其特点是往往与人民的生产生活(尤其是民俗生活)密切相关,具有民俗性和自发性的特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启动以来,各级政府部门高度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活传承,主要通过培训的方式:一是走进中小学课堂,希望培养传承人通过学校教育;群众性美术馆、文化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等文化主管部门举办培训班;三是非遗传承人招学徒。这些培训措施对于地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普及和宣传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但事实证明,这种脱离“传承领域”的培训模式,从传承人培训的角度来看,并不是很有效。因为这种方法是“鱼缸养鱼”,违反了民间文学传承人的自然栽培规律。那么,如何重塑一个有效的“遗留领域”呢?这确实是一个需要在民间文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生存和传承过程中不断探索的问题。能否在“传承领域”的“重生”上做出一些努力?从多年来的实践来看,我们可以在某些领域有所作为。例如: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135-2882-0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