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事务所

上海侦查公司-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诉上海渔泰贸易

文字:[大][中][小] 2021-04-10    浏览次数:    

(2015年4月23日,上海高级人民法院讨论并批准)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庭诉上海裕泰贸易有限公司

邵木平走私普通货物案

关键词:走私一般商品,单位犯罪的犯罪

裁判要点

1、单位犯罪是指根据单位整体意愿以单位名义实施的犯罪,非法所得属于单位。

2、单位成立后,如果在合法的商业活动中使用犯罪手段,则可以视为单位犯罪。

相关法律法规

国家电网公司上海公司_美国电话电报公司 上海公司_上海侦查公司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0条和第153条

2、《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26条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单位犯罪的具体法律适用问题的解释”第2条和第3条

基本案例

2010年下半年至2012年3月,被告人邵木平通过被告人杨耀民(大体上)经营的北京利英嘉华经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经营小韶水产有限公司。从国外进口象拔蚌和其他水产品。 2011年10月,邵牟平以其妻子张海专为法定代表人成立了上海雨泰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雨泰公司”),经营上述业务。邵木平知道海关申报价格低于实际交易价格,仍使用邵海波或直接委托上海航运运输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经营研究公司”),上海联机进口。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机公司”),上海雨蒙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雨蒙公司”)代理报关业务,缴纳代理费(含税)并向另一方申报,并声明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海关进口象拔蚌和其他水产品的700多张机票。应交税金超过2516万元。

2012年3月11日上海正规找人公司,被告邵木平被调查机构逮捕。

裁判结果

2013年8月30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 3)沪中中刑初字第76-1号刑事判决:被告人邵牟平犯有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罚款人民币1000万元;追回了违法所得。宣判后,被告鱼台公司和被告人邵木平提起上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4月10日作出判决(201 3)沪高行中字第155号刑事判决书:维持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第二项裁定(201 3)沪益中行出字第76-1号刑事判决书,即:“违法所得获准恢复”;撤销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第一项(201 3)沪中中刑初字第76-1号),即“被告邵牟平被判处有期徒刑。走私普通货物罪。处九年以下罚款,并处一千万元罚款。上诉人(原审被告)邵木平犯有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

裁判的原因

法院的有效判决认为:裕泰公司是否成立单位犯罪。 “”(以下简称“单位犯罪的解释”)第2条规定,“在公司上海侦查公司-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诉上海渔泰贸易,企业或机构成立后,主要的犯罪活动不应被视为单位犯罪”,这在本质上是否认的。单位人格的主体。但是,单位使用犯罪手段从事合法经营活动,不属于“以犯罪为主要活动”的情况,不能排除对单位犯罪的认定。

在本案中,被告玉泰公司的经营范围是水产品的进出口,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也对此进行了注册,表明该公司的经营内容本身不是违法的,而是为了降低业务成本。为了获得更多利润,鱼台公司采取了低估价格,逃避关税的犯罪手段。这是经营合法业务的一种非法和犯罪手段,不同于直接将非法犯罪视为“单位”的“犯罪主体活动”。对于“企业”,不能排除对单位犯罪的认定。

关于被告人邵牟平在鱼台公司经营过程中走私进口水产品是否是鱼台公司的单位犯罪。 《单位犯罪解释》第三条规定,盗用单位名称犯罪的,非法所得由犯罪个人私分的,不作为单位犯罪处罚。 “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全国论坛会议纪要”指出,以单位名义犯罪,非法所得属于单位的,是单位犯罪。可以看出,区分单位犯罪和单位成员犯罪的关键在于,是否以单位的名义以单位名义从事违法犯罪活动,非法所得是否属于单位。

在这种情况下,被告人邵牟平在知道海关申报价格低于实际交易价格的情况下,以裕泰公司的名义与相关人员和关联公司达成协议,由后者代理。进口和报关单以及相关发票诸如销售合同,增值税付款单据和开票单等证据均证实,逃税优惠最终归玉泰公司所有。因此,作为鱼台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应将邵牟平的走私行为确定为被告的单位走私罪,鱼台公司和鱼台公司应作为普通物品的单位走私罪予以处罚。原始判决并未确定裕泰公司的单位。犯罪是不正当的。但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26条第1款,烟台公司将不再被定罪和处罚。

关于被告邵木平的定罪和量刑。作为小韶水产银行的个体户,邵木平应对其个人走私犯罪承担刑事责任。同时,作为烟台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他还应对烟台公司的走私犯罪负责人直接负责。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由于海关核查结论并未明确区分小韶水产公司与鱼台公司的逃税额,因此,本案将整个案子视为“被告”。单位走私犯罪,因此,被告人邵木平作为直接负责单位走私犯罪的负责人的犯罪主体追究刑事责任。

总而言之,被告裕泰公司和被告邵木平与进出口代理机构,海外供应商等合作,在从裕泰公司和小韶水产公司进口水产品的过程中违反了海关规定,并逃避了海关。产品有限公司通过走私报价的方式进行监督,共逃税应缴税款2516万元以上,均构成了走私普通货物罪,情节特别严重。原始判决认为,鱼台公司单位走私普通货物罪也被认为是被告人邵牟平个人走私普通货物罪中的法律不当适用。因此上海侦查公司,二审法院对判决作出了上述修改。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135-2882-0754